151:水流不息,人行不止
作者:西宫独家 更新:2019-09-22

他怎么啦?中邪?”小童偷偷问少年“难道是神仙”

赵曦全身抽抖,双目紧闭,就像是深陷巨寒之中连头都无法抑制的摇晃着,也难怪小童这么问,实际上赵曦此刻刚陷心境之中,这是一种明悟的机会。如果说他能从心境的幻境中看破多少领悟多少,对自身的进展可谓是成倍的。要知道入静方能入境,但也不排除有人直接入境再转入静的,这样无一是比入静安全领悟得到的更多。

紫发少年也不将他唤回,只是笑道:“没事,太阳晒一会,他就不颠了。

”话虽这么说,他心中明白,他相信赵曦是块人才,如果连这一关都过不了,那倒不如让他抱着执念化魔陨落更利落。

时间华丽丽的展开……

白曦收到了一礼物,终日以泪洗面,渐渐性情也变了,变的寡言少语,是啊,郁郁寡欢,自当明了了情是何,看待事物也不再一样,她没有登上力量权座的欢悦,只有无尽的泪。命运常来找她,也不说话,她也不说什么,每每总是礼让命运,上者宇宙之神确实没有说错,当初的自己怎么能比及命运?如今她知道了情,拥有超出命运的力量,却对命运不摆一丝架子,对其他访客也是(虽然她这里基本没什么访客)。

命运问“为何郁郁?”

她捂着心口“为她。”

“你同情她?”

白曦早已不再已焕然新,没有高傲,没有不羁,双目带泪,凄楚令人心疼,她摇摇头“她留给了我一颗心,这颗心能读懂世间恩怨情仇百味:看尽苦难中所承受的痛如在我身强上百倍同受。能看到喜悦的幸福悄悄掀开某户人家的门帘,又匆匆而过那时如在我身割去肉。她还留给我一个履行誓言的机会,那是多能割舍的女子啊,她比我而过及,就在她元神具灭前,一点点将白泽刻进灵魂中心复苏,我才知她刻得何其深。她原本可以报复我来,将与她有缘的那位刻进去我代她去爱,可是,她却选择代我去爱。”

命运睿智地眼深邃不见底。任谁都读不懂他地心思“那你为何落泪?”

“为我所作所为而落泪我一手成地结局。是我这颗无心碎片亲自埋下地孽。”

命运点点头“你能明白这实在不容易。希望你能善加利用。多为人间造福。我此行是要告诉你。你弟弟白烈……”

“白:怎么了?”她急忙打岔。

“烈想要替代她。正时一刻便是陨落之际。”

她惊呼“不能。还要再牺牲一个白烈。我作下地究竟是些什么?”

命运睿智的双眼充满平和缓开口“白烈陨落是历劫,你自当放心。至于你的情心是不可能再挖出来调换的即使将你那颗情心挖了出来,也绝不可能再生一个清风。清风是死劫死无生方是死劫,白烈用真谛碎片的身份换来母亲的重塑。重塑新的清风,但绝不会是清风,就如复制人一般,就算长得一样,灵魂却不同。能保留清风残缺的灵魂成分几万万分之一不好说,白烈已经想起母亲消去的记忆,母亲之所以这么做,是想让白烈应劫。”

她不禁又落下泪来。

命运继续“当然,我告诉你白烈的时辰并不是要你去,非但如此,我还希望你不要去。这是他的劫,你莫再参与才是最好,你如今的位置已是敲定的,在六位任何一人升上来以前,你不能裹足尘事。不然这棋盘又会大乱了,到时你可能保全不了自己。”

“那我,就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吗?”

命运摇摇头“你如今情心证道,道位刚成,必须镇压气运,我下次来找你,就是第二位上榜之际,到时我会来陪你亲自坐阵迎接下一位。”

“第二位还没上榜提名吗?”

“是的,还没上榜提名。”命运叹了一口气“要知道即使上榜提名也只是一种可能的名单,要到封榜上名才是正主。就像你封榜上名之前,上榜提名的根本没有你白曦的名字,实在想不到封榜上名竟然是你白曦。”

……

“几只呱噪的鸟雀!一边去,你们再骚扰我修炼就拿石头砸了!”这个娃娃不是那‘锅盖头’吗?只见娃娃捡起石头,扬着脖子冲天上的小鸟嚷嚷“我真拿石头砸你们个眼冒精星怕不?”

“咳咳”这一声有意无意的轻咳落下,娃娃耳尖,迅速放下石头,眨着眼睛甜甜笑出来,牙门还缺了几颗,滑稽至极“师傅,我没有杀生,也没有真的砸石头,我是吓它们的。”

这一声轻咳是一个跪坐的少年,他长长的紫发拖得很长,双眼微闭,这时他紫色的眼挑开看了娃娃一眼“那些鸟儿做自己的事又惹你什么了?”

小娃娃吐了吐舌头“它们呱噪,吵得我静不下心来运功。”

少年闭上那只睁开的眼,嘴角似笑非笑上扬一截“它们呱噪吗?我看是你的心呱噪。”

“师傅…”

“好了,静的意义,你总要学会的,心中不宁又何来静?”

小娃咬唇小声嘟囓“师傅真严肃,好凶。”

少年嘴角上扬的更深,也没说话。他心中却在自语“这样都算严肃的话,若是让你遇到从前的我,只怕被吓得哭了。”

过了一会,盘坐的小娃又偷偷睁开眼睛仔细看少年眼睛有没有睁开在看他,见少年一动不动的跪坐着好似睡着了,小娃搓手搓脚的从原地摸爬起来,就像是

般贼津津的,踮着脚尖弓着身子刚走了两步年~“你莫要告诉我,你盘坐还会梦游。”

小娃吐了吐舌头,随即小跑到少年身边,打起岔来“师傅,你为什么要跪着呀?”

少年微微睁开眼“我出生后在一个地方成长,那个地方重视礼节礼仪,如正坐需屈膝正身我的父亲让我学习礼仪礼节,要求我时刻注意言行举止。这个习惯我之所以一直保留,是想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每一个人无论尊卑,都需要谦虚礼待。就像是你,我给你足够的尊重与空间相信你能克服多动的习性,礼待为师,好身修炼。”

小娃似乎明悟了起了嬉皮笑脸,恭敬的向少年拘礼“师傅徒儿去修炼了。”这一次小童没有再调皮,这一坐就是许久。越来越静,呼吸也渐渐缓长年此刻嘴角扬起笑容,一师一徒开始各自修行。

紫色的眼瞳再次睁开,记忆又再次打开,他的心头又响起那声音“这就是我的母亲?”随着他陷入了记忆中,绑架了那位糊里糊涂的笨女人……

【不知昏迷了多,耳边渐渐传来越发清晰的说话声些噪杂,但是听不懂在说什么开了眼睛,先是被光刺到白茫茫一片,好一会才看清楚了噪音的来源。

一群打扮怪异的人长得够怪异的,在门外嚷嚷,门大开,门中跪坐着一个小孩子,穿着一身白袍,紫色的发随意的扎在脑后,拖到地板,很长。小孩一言不发,就跪坐在那,门外几个人似乎在跟他说话,看样子似乎有些生气。

完全听不懂们在说什么语言,看样子好像要冲进屋子了,此时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躁动,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虽然听不懂,但不难猜出,是让他们消停的话语。随后,一个猫儿女人走了过来,来到小孩面前,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饭盒举到小孩面前,再露一笑,抬头对上我,笑着点点头,嘟囓了一句,随着众人也三三两两散去。

人群刚一散去,跪坐小孩面前的似乎有灵性自动合上,小孩站起来,拎起饭盒转身,才看清这个孩子约莫七八岁,眼睛很大长得非常漂亮,即使光线不是很强,却还是看清他的眸子相当奇特,一只紫瞳,一只深蓝。他拎着饭盒来到我面前,将饭盒放好,语气相当冰冷“吃饱了上路。”

接过饭盒才看见他身后发齐到膝盖部位了,好长。

“看么?快吃。”

……

“泽跟你什么关系?”小男孩问。

揉揉太阳穴,从地上爬起来“你把我绑架了?”

他眼睛一眯,阵阵阴风又来。

迫使我不得不“白泽是受爱儿所托,帮我寻找某样东西的。”

“爱儿?是谁?”这算是他的第二问了。

“九命神凤。”

“找什么东西?”

我不想说,对上他杀气腾腾的双眸,好吧我交代。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将来龙去脉交代了一遍,才感觉杀气退去了许多,在心底叹气数次。

他思考了一会,直接说出一句跌破眼镜的话“我带你找,找到后立马滚回去。”

什么!什么?“那个,白泽找起来应该比较容易,他很了解真碎片,况且。”

“闭嘴。”小子相当霸气!“我说的话,不需要征求你的意见。”

我,我,我憋屈,弱弱的提醒“那个,我的时间很特别,不能够在规则世界里停留。”

被他眼神一唬,没了下文。苍天啊,我究竟得罪谁了我,怎么会送来一煞星折磨我脆弱的小神经啊?还没抱怨完,俺滴手手又被一抓,再次带着我超速挪移。

这次相对前面两次好很多,最起码落地后,还能站稳几分钟……

这个煞星虽然只有我腰高,但是气势在,无可奈何,他眯着眼睛,坐下似乎又要开始恢复,感情回复完又要超速了。此刻我也只有认命的份,摇晃了几下,还是艰难的迈出了步子,在这片陌生的地方开始了晃悠。

逛了一会,发现了一只小狐狸,感动的心底哗啦啦,看着小狐狸似乎没发现我,舒服的在晒日光浴呢,玩心大起,搓手搓脚的摸了过去,想抓来抱抱,就差一步,突然,一支箭不偏不移破空而出,擦过我探向小狐狸的手背,火辣辣的疼痛瞬间传递开来,不由的龇牙。小狐狸也被这一声惊醒,跳起来飞奔逃开。】

“小佳,你的愿望是什么?”薇眨眨眼睛。

“拯救世界拯救地球。”

她皱着眉头“我是认真的。”

愿望?我沉思起来,眨眨眼睛“我愿望真多了,几乎所有的都是我的愿望,哈哈我是胸怀世界啊,哈哈哈。”

薇闷哼一声“后天我们就毕业了,干脆我们许下愿望吧?”

“你准备许什么愿望?”

薇笑笑“有如意郎君,又有顺利的工作与生活。你呢?”

“我想能为关心我的人,在乎我的人做些什么,就算献出我这条命也在所不惜纳。”

薇顿时大怒“好啊,你耍我。”

“别,别我说的实话,我是奉贤型的…”

……

【妾身本是连理树中一颗果,连理本为喜才结,幸福甜蜜方有果,因爱生来又带喜,顺天应劫赴红尘,眉梢刚舒,又闻悲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