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兔子】番外:御医与和尚(拾.完结)
作者:习炎 更新:2019-09-22

(拾)

“容溪?”良素一惊,大声道,“你……做什么?”

容溪没有回答,径直抱着良素走到自己床前,把他轻轻放在了床上,然后整个人压上去,又吻住了他。

“容……唔……容溪……”

良素眼见着容溪似乎是有什么不对劲儿,却根本挡不住他。

容溪一边吻着良素,一边伸手解开良素的腰带,三下两下扯开了良素的衣衫。

“容溪……你……等一下……”良素抓着容溪的手臂,低声喊着。可容溪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仍然低头不停的吻着良素的颈项和胸前。

“容溪!”良素腾出手来,在容溪的光头上使劲儿拍了一下,容溪这才抬起头,喘息着看着良素。

“良素……我……”容溪紧紧抓着良素的肩头,皱着眉头说,“我忍不住了……”

良素再也没有办法把眼前这个男人和昨天蹲在墙角哭泣的人联系到一起了。这分明是两个人啊!眼前这个压着自己男人眼睛里似乎都燃烧着熊熊的欲火,那种气势,那坚定的语气,简直让自己没有办法拒绝。

“你不是……害怕?”良素皱着眉头问。

容溪抓着良素肩头的手越来越用力,他重重的说,“良素,我想看着你,想和你说话,想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我害怕你讨厌我,害怕你赶我走,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只要你答应让我能见到你就好,别的事情我都听你的。你加官进爵也好,你娶妻生子也好,我都不会阻拦的……只要,让我能见到你……”

“闭嘴。”良素打断容溪的话,低吼道,“我要怎么做,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

容溪愣愣的盯着良素,咬着牙说,“这样都……不行么?”

“不行!”良素斩钉截铁的说。

“为什么……”容溪的手指,几乎抠进了良素的肉中,“你明明……你明明喜欢我……摸我,吻我,又……又做了那样的事……你喜欢我的不是吗?你昨晚不是也想这样来着吗?为什么不行?”

良素疼的额头冒出冷汗,可他仍瞪着容溪,高声说,“你个笨蛋要是想见到我,不被我讨厌,就老老实实听我的话,不许违抗我。要是你再敢胡思乱想,随便管我的事情,我马上就把你踢出去!”

“良……素?”

“松开手!脱了你的衣服!”

容溪一时没反应过来,光头上便又落下一个掌印。

烛火莹莹,容溪只觉得体内有一股火焰在燃烧着,他抚摸着身下每一寸光洁的肌肤,眷恋着那滑腻柔然的感觉。

“良素,我可以吻这里么……”

“嗯……”

粗壮的手指抚上胸前樱红的两点,让良素忍不住轻哼着挪动了一下身子。

得到了允许,容溪的唇才覆住一点樱红,一只手不停的揉着另一边。他的另一只手继续向下游走,胸膛,腹部,腰身,每滑过一处,良素似乎都微微颤动。

大手一路向下,终于滑进了隐秘的地方。良素全身似乎一下绷紧了,他抓着容溪的手,不让他再动。

容溪抬起头,轻吻了一下良素的脸颊,轻声说,“怎么了?”

良素微微睁开眼,低声说,“你……知道怎么做么?”

容溪点点头,“就像昨天你做的那样?”

“你别太……啊啊……”

良素的话还没有说完,容溪的手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动了。

“啊……不行……太……嗯……”

“良素……你别乱动……”

“我……我不行了……容……溪……啊啊……再……啊……”

良素闭着眼睛喘了半天粗气,心想,这和尚也不是很笨啊,教一遍就学会了……

他正想着,突然觉得身后一阵异样的感觉,下一刻,一阵微微的疼痛从下面传来。他勉强睁开眼睛,发现容溪正满头大汗的扳着自己的双腿看。

“笨蛋!不准看!”良素吃力的扭动身躯,大吼着。

容溪皱着眉头俯下身磨蹭着良素,低声说,“我忍不住了……怎么办……”

容溪说着,拉着良素的手,碰上自己早已炙热的挺立。

良素满脸通红,缩回手,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才说,“你在我的衣服里找找,应该有个小袋子……”

容溪强忍着,四下看了一圈,在良素散乱的衣服中找到了一个小布袋交到良素手中。

良素吃力的打开小布袋,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扔掉布袋,打开小盒子,拉过容溪的手,用他的手指沾了些药膏,然后红着脸对容溪说,“你……知道怎么做么……”

容溪使劲儿点点头,一把夺过小盒子,又多沾了些药膏涂抹在那柔软的褶皱周围。

沾了药膏的手指缓缓进出,小口一点点的被扩大。

良素咬着嘴唇,整个人都紧绷着。

这药膏原本是给御逸贮备的,没想到今天竟然用到自己身上了。

过了一会儿,容溪终于忍耐到了极限,扔掉手中的盒子,纵身挺入自己的火热。

“啊…………”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良素停止了思考。容溪紧紧抱着他,疯狂的动作着,良素也紧紧抱着容溪,随着他制造出来的节奏,忍不住嘴角滑出的声音。

月光如水,夜色中的公孙府一片寂然。只有偏院的客房中传出些许声音。蜡烛燃到尽头,挣扎着颤抖两下,终究熄灭了,可屋中的人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我……不行了……容溪……容溪……不要……不要了……”

“别动良素……再一次就好……再一次……”

“不行……啊……疼……轻点啊笨和尚……”

“是……你别乱动……”

次日清晨,容溪拍着脑袋皱着眉头走出房门,摇摇晃晃的走到回廊里拖住一个仆人交代了些事情,又摇摇晃晃的回了自己的卧房。

“交代好了?”良素窝在被子里,只露出个头,声音沙哑的说。

“交代好了……他说会去报给管家,让他帮你去报假……暖炉……一会儿就送过来……”

容溪边说边坐在桌子边,使劲儿捶自己的头。

“你坐那儿干什么呢?”

“唔……头好痛……”

“你过来。”

容溪抬头看了良素一眼,没有动。

“我让你过来!”良素没好气的说。

容溪一步一步蹭过去,却生生的说,“怎……怎么了?”

“手给我。”

良素拉过容溪的手,搭着脉门停了一会儿才安心的舒了一口气。

“没事儿,昨天的酒劲儿有点大了……”

确实是有点大了。良素缩回被窝暗想,真是没想到爷爷配制的这个酒,效果竟然这么厉害。难怪他要偷偷藏起来了……

“好痛……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容溪不明所以,皱着眉头嘟嘟囔囔。

不多时,仆人送来了火盆。容溪关好门,把火盆放在床边不远的地方,然后对良素说,“等一会儿就暖和了。”

良素缩成一团,不满的说,“我都快冻死了,等不了了。”

容溪摸摸脑袋,皱着眉头问,“那……那该怎么办?”

“你,到床上来。”

容溪一愣,随即脸便红了起来。

“那个……良素……现在……不……不行……”

良素一听就火儿了,高声吼道,“什么不行?我说不行的时候你怎么不听?给我上来!”

容溪吓得缩了一下脖子,没有办法,只好慢腾腾的到床上去,隔着被子僵硬的躺在良素身边。

“谁让你这样就上来了?把衣服脱了,到被子里来!”良素说着,使劲儿踹了容溪一脚,这一脚就把他从床上给踹了下去。

容溪翻身从地上坐起来,苦着脸说,“不脱行不行?”

“不行!”

见没有回旋的余地,容溪只好三下两下脱掉了衣服,钻进被子中。

良素的体温已经把被子捂的热乎乎的,容溪舒服的在被子里动了动身子,头似乎也没有那么痛了。

“容溪……”良素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容溪一个激灵,立时支起耳朵。

“怎么了良素?不舒服么?是不是我身上太冷了?”

良素搬起容溪的一只手臂枕到自己头底下,又搬起另一只手臂放到自己腰间,然后调整了一下,感觉舒服了,才缓缓闭上眼,轻声说,“你就这样不许动,打扰了我睡觉,饶不了你……”

“好……”

看着自己怀中之人恬静的睡颜,容溪心底突然涌起一丝从未有过的暖流。

一滴泪滑落在良素乌黑的头发之中,容溪吸了吸鼻子,嘿嘿笑着,缩紧了手臂。

“不许傻笑……”

“嗯……”

〈全文完〉

写在最后:这篇番外总算是写完了。刚开始写的时候,我绝对没有料到能有这么多。其实还有很多我不满意的地方,还有一些原本想好的没有写进去,希望以后会在正篇中有所体现,或者是开另一个番外。我真的很喜欢公孙良素这个角色,也很喜欢容溪和尚。写的时候我也觉得容溪,真是憋屈,但是有什么关系呢,最终还是抱得美人归了。或者说是被美人算计了。良素出身官宦家庭,却总得在皇宫中看人脸色,性格有些扭曲也是必然的。平时他不会对人颐指气使,恐怕只有对容溪才会“女王”一下,霸道一点。这大概才是他性格中最深层的一面吧。至于容溪,这熊孩子一辈子被他师父欺负,基本就是个抖M。但是他武功高强,身强体壮,而且说到底,还是个四处云游的野性男人,所以到最后还是会爆发的。最后我想提及的一点就是,关于那个酒,我瞎掰的,大家别放在心上。公孙家世代都是名医,整点出其不意情理之中的东西应该不是问题,而且,所谓皇家专用,基本也就说明了到底是什么玩意吧。

文中出现的另一个人,莺莺,是个悲情人物,我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写她。始乱终弃什么的,自古以来就有很多例子。但是即使有了前车之鉴,同样的事却还是会一次一次的重复发生。写她,可能只是灵机一动。这文的前半段都是我坐在火车上用手机码出来的,那时候也不知道车厢中的哪位姐姐打翻了香水瓶在身上,于是我就想到了莺莺这样的人物。良素对她,起先应该只是出于对人最基本的尊重,后来就是同情了。不过,这世间,各人走各人的路,很多时候就算是有了交集,也不一定会有什么关联。就像莺莺和良素,虽然良素真心想要帮助莺莺,却不会再给莺莺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了。

总之,这个故事到这里告一段落,容溪和良素仍然会在本篇中活跃出现,高兴的时候没准顺着本篇故事的发展再来个番外什么的。

问卷调查中,投五花肉的人一半以上,我也不知道达到各位的标准没有。除了那个捣乱的人以外竟然还有投清水的,我倒是挺惊讶的。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和我一样喜欢清水的孩纸(嗯哼……咦?看!天边那是神马?灰机?)……

于是,多谢大家把这个番外看到了最后,以后还请支持正篇,皇家兔子。

习炎2011-11-272:1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