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战国
作者:黑初音 更新:2019-09-22

樱花。

绽放着。

如海。

“阁下,今日…即为约定决斗之期,在下已等待多时,多年来苦练剑术,穷尽心力,如今,终于可见证此道,万分欣慰…请务宁赐教!”

风。

吹过。

樱花舞。

粗布的长袍,缝满着补丁。

须发皆杂乱,眼神却明亮。

落魄的武士,如松的站立。

满布老茧的双手,紧握着如性命珍贵的刀,坚定不移,蓄势待发。

“无名的武士,你的勇气让人称赞,你对于剑道的执着让人叹服,但是,你的剑技却无法达到与我争锋的程度,珍惜自己的性命,再回去修炼吧!”

素净的衣衫,锋利的宝剑。

长发扎起,随风微荡。

于樱花树海下,目光如清洁的水波。

没有注视着对手,却看着摇摇欲坠的满山花色。

绝世独立,置于绘卷。

受到挑战的大剑豪,用自己的声音,劝说着,因为,他早已在开始之前,就洞悉了结局。

风。

轻拂。

短暂的沉默。

但随后,一声轻笑。

“多谢您的好意!然…人生苦短,一十二年,花开花落,阴晴雨雪,无一日敢不持刀习练,风雷无阻。今日,唯能见自身所得,临门退却,非武士之所行。”

“请,出刀吧!”

“今日为印证在下剑道之日,为贯彻在下武士道之日,在下,早已心存觉悟!”

武士微笑着。

随即,又收敛了笑容。

凝神静气。

缓缓抽出武士的刀。

“………。”

剑豪无言。

沉稳的身子却在话语中,微不可觉的调整着。

明亮寒冷的刀光,熠熠的散发着光彩。

剑,出鞘。

战斗,已不可避免。

因为剑豪知道,这就是武士的觉悟。

如樱花般的觉悟。

……

……

清冽的酒,烤瓷的碟,盛开一翁荡漾的波纹,泛着,开散。

“先生…那后来呢?武士与剑豪的比武,最终怎么了?”

这是一间道场,简朴至易,榻榻米与蒲团,一方平扁木桌。

唯有开敞的门外,院落点缀的樱花树,才算唯一典雅的美景。

“后来?”

抹开了酒碟器的边缘,轻轻的端起,饮尽。

盘坐于道场教习位置的年轻场主,微笑,出声。

目光却盯向了门外残风中飘零的樱花。

“吾似听闻苍凉悲怆之歌,飘于上遥之青穹,无尽飞鸟,聚拢复散,樱花如伤逝,凄美而临。”

……

……

“哈哈哈…在下输了,阁下的剑术,让人敬佩…”

武士输了。

在风吹过时。

出剑。

却只看到如樱花绚烂的刀影,遮天蔽日,如梦似幻,片片纷落。

毫无悬念的落败。

“你…”

剑豪得胜,眉头却微微的皱起。

声音迟疑。

“请勿要担心…呵,在下有一事相求…”

樱花飘零,纷纷而落。

武士带着笑,跪坐到了地上,恭敬盘起,挺直腰背。

“为什么非要这样呢…”

剑豪似乎早有所料,长长的呼吸,化作似叹息的声音。

“剑豪阁下,请看看四周…”

武士脸上挂着笑,目光已然在话语发出之时,看向了那纷纷扰扰,在轻风中凋落的樱花海。

“樱花之美…此景最盛…”

“花开七日,连枝若海,人间极景,然,樱之一生,转瞬即逝,期满则谢。”

“一夜之后,满山的樱花全部凋零,没有一朵花留恋枝头。”

“这就是武士啊!”

“在片刻的耀眼的美丽中达到自己人生的顶峰发挥自己最大的价值,之后毫无留恋的结束自己的生命。”

“吾之一生,无所侍之主,无所养亲子,孑然一人,独在世中,唯所求者,剑道之路。”

“在下自杀并非因为输不起,也不是因为失败而感到羞耻才因屈辱而自杀,武士并没有这么脆弱。”

“自杀是因为感到在下已经尽到最大的努力了,此生之心愿业已了解,吾之一生已不可能有更大的辉煌了。这时候理应象这些樱花一样毫无留恋的凋谢。”

“多谢了,剑豪阁下,在下已经满足了…在决斗中,在下的人生已绽放出最美之景,在极美后戛然而止…是在下所贯彻的武士之道…也是在下对生命的觉悟。”

武士笑着,目光清澈,欣赏着飘落的花朵。

“吾似听闻苍凉悲怆之歌,飘于上遥之青穹,无尽飞鸟,聚拢复散,樱花如伤逝,凄美而临。”

声音如歌。

“请将在下方才所言,作为辞世之词吧,拜托了,剑豪阁下…”

……

……

武士。

如樱花。

年轻的场主放下酒盏,讲完了仿佛亲眼所见的故事。

坐在道场内的学生们,闭目沉思,若有所悟。

“老师,这故事虽然从未听闻,但是其中武士精神发人深省,学生得益良多…”

“请老师不吝传授武士之道。”

跪坐的学生中,一人忽然睁开了双眼,眼神中似乎充溢着某种感悟,声音说着,随即诚恳的跪伏于地。

而随着他的声音,在场的学生也纷纷从沉思中惊醒,短暂的凝滞后,皆拜伏下来。

“那好…不过,我先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可知道自己所处的时代,究竟是怎样的时代?”

场主望着樱花,沉吟片刻,说着。

“群雄并起,武斗割据,幕府式微,实乃千秋难逢之乱世。”

学生们相互对望着,只有最先睁眼的那位学生,争鸣的开口。

“是啊…确实如此…”

场主微笑着。

看着庭院的樱花起舞。

……

……

九州之地。

耳川。

战火燎原,喊杀震天,天空如血般猩红。

“大哥,是时候了,发动反扑吧!这一战,我岛津家必胜!”

“义弘,为何如此笃定?”

“当然了!大友家的大将跟我等可不是一个等级的,身为主帅却躲于军阵之后,而我们却在前线,身先士卒,单凭此点就可断定,我军必胜!可何况高城之内,四弟的军马,此刻一定是在谋划着出城迎击吧!里应外合,岂有不胜之理!”

“是啊,此战必是我等的胜利了,我岛津家将击溃大友家,制霸九州!”

哒哒哒,哒哒哒。

“哈哈哈,看啊,大哥,四弟率军出城了,我等也要反扑了,诸君,随我冲锋,讨取敌将首级!大友之衰败,即在今日!”

喊杀声中,岛津二子,义弘领军冲击,义无反顾扑入人数数倍于己的大友军阵。

大友军随即崩溃,死伤无数。

‘鬼石曼子’之名再度传颂日本。

南九州,萨摩岛津,贵久之运筹,义久之方略,岁久之智谋,家久之兵伐,皆传于世。

……

肥前,左嘉城。

“直茂,如今的形势可不算好过,我龙造寺家蒸蒸日上,引起了大友的觊觎,前番大友宗麟讨伐,幸亏是毛利家出兵,大友家不得不撤退回防,名将道雪于立花城下伏击,杀敌三千五百余,击退毛利,而今大友卷土重来,军势三万,我军堪堪才五千人,还好道雪要防备西国毛利,领军统帅为宗麟之弟,这才还没能攻破我军。不过,龟缩本城并非长久之计。”

“主公,放心吧,直茂有一计可破大友军势!”

“什么?”

“奔袭大友本阵!”

“!!这…太过于冒险了吧!让我考虑考虑…”

是夜。

“直茂,我想好了,按你说的做!尾张的大傻瓜敢在桶狭间突袭义元的本阵,我龙造寺隆信又岂能屈于人下!”

“主公,其实此计乃破釜沉舟之行,主公肯用,这份气魄,让人叹服!”

“哈哈哈,不瞒你说,其实,是母亲听说了军议,呵斥了我一顿,武士若无死战之勇气,何以立于世间,这才使我坚定了决心。”

“呵,主公之母良言发人深省,此战,直茂请为先锋,为主公前驱!”

“好!让我等君臣一同击破大友吧!”

翌日。

佐嘉城并非什么坚固城堡,在大友军和各路豪强连续数日的疯狂攻打下眼看就要陷落,城内士气极低。

锅岛直茂却在天还未亮的时候,率领数千人马偷偷出城,迫近大友本营,旌挥所指,杀入大友军,讨死大友宗麟之弟,大友亲贞。

大友军伤亡惨重,军心顿挫,无奈之下只得议和。

隆信“肥前之熊”与军师锅岛直茂之名响彻九州。

……

大友家。

“主公…紧急禀报!”

“怎么回事?”

“道雪大人今日,在树下乘凉,遭遇雷雨,其中一道雷电劈向了道雪大人!”

“什么!怎么会如此,难道我‘大友双壁’今日就要折损一人吗?道雪到底怎么了!”

“回主公,道雪大人见天雷劈来,持爱刀‘千鸟’斩击,将雷电斩断,没有大碍,但是,双腿却还是受伤。”

“竟然是这样…人没事就好…我要去探望道雪。”

立花山城。

“道雪,你的伤势如何了!”

“哈哈,主公,勿要担心,如今九州风云骤起,岛津、龙造寺皆不凡之辈,这种时候我道雪怎么敢去往三途川,区区雷电,能耐我何!虽然双腿微恙,在下仍能为主公驰马征伐!”

“呼,道雪啊,这可让我担心死了,你是大友家的柱子,要是倒塌了可怎么办,不过,看你的样子,果然还是九州第一的名将道雪,天雷之威都无法将你击倒,道雪,难道你是雷神吗?”

“雷神?不错的称号,嗯…还有这把刀,既然斩断了雷电,以后就叫做‘雷切’吧。”

“主公!我立花道雪只要还在一天,就甘心为大友家奋战到底!”

军阵。

足轻成列,长枪如林。

“这些士兵,都是大友家的宝物。”

“兵卒本来是不会弱的,若不是如此的话将是大将的责任,如果有在别家被评为弱者的将士,在服侍我之后将会成为了不起的大将。”

“我道雪,虽然双腿残疾,但天雷尚不能取我之命,上阵杀敌又有什么可怕?”

“诸君,出征!”

战火。

“家主!敌军声势不弱,阵容严谨,要怎么样才能克敌制胜?”

“行军作战之道,必以兵法为先。无论如何武勇的军队,在战场上也不能缺少正奇之变。因此,我也需要有能够担当正、奇两军的大将作为辅弼。《孙子》有言,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奇正相生,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如今,雪下可为正军之将,和泉可为奇军之将,荐野增时、米多比镇久皆勇毅之士,可以为副将,我军当无敌于九州!”

立花道雪出声,虽然下半身残疾,却一马当先冲锋于战场上,挥动约6尺的名刀“雷切”反覆进出敌阵追杀敌人。

以正军对抗、引诱敌军使之混乱,然后以奇军作侧面攻击让其溃散,然后视情况和本队换队包夹并纵横于敌阵中以扩展战果。

立花军正奇战法深得孙子兵法,“难之如阴、动如雷震”之理,征战之时,未逢败绩。

‘雷神’之名,震动天下。

大友家周遭强敌环绕,岛津崛起,龙造寺萌发,毛利西国霸主,然,在立花道雪,高桥绍运为首的家老奋战下,顽强的挺立在北九州。

希望之火,从不曾熄灭。

九州一地,便是豪强林立,英雄辈出。

而放眼天下,西国之毛利,‘谋神’元就,励精图治,爱惜百姓。

本城吉田郡山城,建造本丸西北侧姬丸坛时,地基无论放多少巨石都轰然倒塌,奉行为了使工程顺利完工,批请元就使用人柱祭祀,将活人埋在地下或水底,以祈求成功。

元就听闻,马上赶到了工程现场。当时作为人柱的少女已经身着白衣,面色平静地坐在那里等待死亡了。

“你是什么人?”

“我是巡礼的女儿。前几年,我和母亲差点饿死在去严岛神社巡礼的途中,那个时候,侥幸被您所救,带我们来到了吉田。”

“作人柱不懊悔吗?”

“以前母亲是因为得到了您的救助才保全了性命,我应该知恩图报。如果人柱真的有用,我又有什么可懊悔的呢?”

“……。”

“停止使用人柱!”

“让领民作为人柱,这对国家是莫大的损失。保护领民是领主的使命,不能漠视领民珍贵的生命。作为替代,把这些文字刻在石头上填埋下去。”

为了领民的性命,元就不惜得罪神灵,群臣劝说无果,于是普请奉行让人将这几个字刻在一块石头上,填埋在石垣之下。

而在下埋大石后,工程却再无阻碍,姬丸坛顺利建成。

当时纸条所写之字,为‘百万一心’,其意为,诸人万众一心,团结起力量,多么困难的事情都可以完成。

至此,毛利家上下团结一致,西国霸主之位无可动摇。

而西国之南,四国土佐。

秦人后裔,姬武将长宗我部元亲,继其父国亲之志,崛起于微末,征伐四国,抗击三好,兵锋无阻,势不可挡。

尾张大傻瓜,织田信长桶狭间一战震惊天下,纳并美浓,进取伊势,直指上洛。

三河德川,与信长军攻守互助,意指衰败的巨人骏河今川,数十场征战,三河之魂响彻天下,第一猛将本多平八郎高达初露峥嵘。

甲斐之虎,越后之龙,中川岛合战争锋不止。

赤备,车悬,天下闻名。

关东大地,相模之狮,北条氏康雄心勃勃,励精图治,引起关东群雄忌惮,北条包围网,十万之众兵围河越,家臣纲成以三千之军力拒敌军于城池外,守城达半年之久。

援军被阻,敌军势众,北条纲成孤注一掷,举黄色军旗‘八幡大菩萨’,于夜里出城突袭敌军,力战十数倍敌军,击破关东联军本阵,阵斩数名大将,破敌无数,击溃关东联军。

‘地黄八幡’之军,威震天下。

烽火不熄,征战不止。

对与错,功与过,善与恶,赏与罚。

刀刃与军马、铁炮和大筒,西方的大航海,让世界东方小岛上的人们,接触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传统与潮流,创造,中庸,保守,思想的碰撞,文化的交锋。

前所未有之乱世中,武士们以自己的方式,贯彻着自己的精神,生存在这片大地之上。

天下布武,百万一心,花实兼备,表里比兴,君臣同俸,西国无双,风林火山,地黄八幡,七苦八难,独眼龙,倾奇者,姬武将,三河魂,军神,谋神,雷神…

忠诚、义理、背叛、杀戮。

混乱的时代,英豪的时代,新旧的交替,面前堆积如山的重重障碍,谁能洞穿遥远的未来。

激荡的洪流,承载着一个又一个炽烈燃烧的野望,创造之中,新的火种将要萌生。

……

道场。

天色已晚。

残阳如血。

学生们获益匪浅的从道场离开。

年轻的场主却仍旧坐在道场的中心。

“呐…小卡,这个世界,果然很有趣呢…”

再一次抹开了酒碟器的边缘,轻轻的端起,饮尽。

而角落,狭长的身影,戴着相对这个时代分外古怪的帽子,从樱花树的阴影中走出。

笑着。

脸色苍白的毫无血色。